山東沂蒙精神研究中心主辦
客戶端
微信
微博
首頁>圖說沂蒙>正文

“提燈天使”照亮硝煙沂蒙

來源::齊魯晚報發布時間:2019-04-10

  

   

  今年是八路軍山東縱隊衛生部直屬后方醫院成立80周年。

  1938年,八路軍山東縱隊正式成立,八路軍山東縱隊衛生部直屬后方醫院,于次年3月在沂水縣泉莊鄉尹家峪村成立。在這片英雄的土地上,如果說南丁格爾是克里米亞戰爭的“提燈天使”,那么八路軍山東縱隊衛生部的醫護人員,就是沂蒙抗日前線的“提燈天使”。每當夜幕降臨,醫護人員冒著生命危險,提著燈籠,帶著藥品,穿梭在隱藏八路軍傷員的山洞、地洞、民房,用滿腔熱血點亮生命的希望。謹以此文紀念曾經戰斗在抗日前線的、偉大的醫護工作者。

  晝夜搶救太河慘案傷員 

  1938年12月27日,八路軍山東縱隊指揮部在沂水縣王莊成立。1939年3月,衛生部考慮到日軍要對魯中山區進行“掃蕩”,積極準備,成立了直屬后方醫院。醫院設在王家莊子東面約30華里的尹家峪村,全院工作人員60人左右。

  當時醫院只有簡易的醫療用具和藥品。他們借用群眾床鋪或門板當病床,地上鋪上草,草上放席子。在尹家峪住下一星期左右,就有傷員陸續送來。少的時候一次送來幾名,多的時候有十幾名。

  3月30日,發生了震驚全國的“太河慘案”。作戰中,我軍作戰部隊發生傷亡,醫院陸續收治100余名傷員。護士長劉御回憶講:“記得那時天氣熱了起來,擔架隊從東里店方向抬來了一批批傷員,多時一天送來20多名。那時的戰傷多系輕火器傷、槍傷和手榴彈炸傷。由于轉運路途長,途中護理跟不上,有些傷員感染引起發燒。大量的治療是清創縫合手術,清除傷口感染組織和碎骨,然后包扎或縫合。當時能做手術的只有張景閔、劉子珍、王蘭亭和我?!?/p>

  手術徹夜不停,他們眼睛都熬紅了。醫療條件簡陋,不僅手術器械不齊全,而且手術室也不標準,只是用布圍一圍,中間放一張桌子或木板,晚上照明用普通煤油燈。手術需要大批敷料,所有器具都要嚴格消毒。那時沒有消毒鍋,只有用普通鐵鍋架上籠屜代替,蒸了一鍋又一鍋。村上的青年婦女主動將用過的敷料及時清洗晾曬,青年民兵也幫助站崗放哨抬送傷員。

  手術后的護理很重要,要認真觀察病情變化,主要是防感染;及時換藥,嚴格消毒隔離,防止交叉感染?!皞麊T住在各家各戶,夜里護理特別細心,決不能漏掉一個傷員!”當時看護員一手挎著藥筐,一手提著水罐子,每到一個病房,邊換藥查傷員邊盛熱水給傷員喝。白天還好辦,到了沒有月光的夜里,走街串巷,村路高低不平。后來,他們制作了燈籠,夜里由兩人一班,一前一后照著走路才好了些。

  反掃蕩逼出制藥絕招 

  “要想盡一切辦法保證傷員能治療、能吃飯、能喝水,寧可我們流血犧牲,也要保證傷員安全!”為了在反“掃蕩”中保存自己、保護傷員不受損失,直屬野戰醫院三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為應付萬一情況,每個工作人員和傷員都發了一枚手榴彈,隨時準備投入戰斗。

  在日軍空前規模的拉網“掃蕩”中,三所醫護人員隨著當地老百姓逃難轉移,從一個山頭轉到另一個山頭,整天被攆得腳不停地,飯不沾牙,幾次陷入敵人包圍、與日軍擦肩而過,差點丟掉性命。

  1940年底,孫忠民由二支隊五團一營衛生所調到山縱衛生部材料科。他回憶說,“那時藥品器材采購和保存供應非常困難,我聽李科長講一年采購藥劑和器械要花2萬多元,我和他去提過金子和現大洋,是到北海銀行里去提的?!币婚_始,他們缺乏經驗,藥品都是分類保存。比如碘化鉀,這一箱全部是碘化鉀,一旦被敵人扒了去,抗日將士就一點碘化鉀也沒有了。這一箱全是止痛藥,叫敵人弄去損失也很大。接受這個教訓,他們將各種藥品搭配好后,裝在一個箱里存放,免得被敵人扒去一些他們就沒了某種藥。

  在存放的方法上,他們利用沂蒙山的梯田,把石頭拿下來挖成洞,挖好后把藥品放進去,再把石頭壘上。這個方法最安全,但容易記錯方位,找時麻煩些。于是,對貴重的藥品,他們請“土博士”董直夫講三角幾何,采取三角幾何定位的方法找藥箱子。1942年,他們進了4000片SD(磺胺類抗菌藥),就是用三角幾何定位的方法進行掩埋,沒有造成損失。

  日軍對我根據地實行分割、封鎖后,藥材供應遇到了嚴重困難。山東當時流行瘧疾,部隊很多人染上了瘧疾,影響了戰斗力。治療瘧疾的特效藥奎寧不僅難買,而且很貴。為解決這一問題,曾是中學理化教員的董直夫又帶領大家集體攻關,反復試驗,研制出了兩種治療瘧疾的中草藥方。一是將砒石放在蒸餾水中煮沸過濾后制成注射液,注入人體殺滅瘧原蟲;二是把中藥常山、草果、檳榔、枳殼等份制成浸膏,再用低溫焙干,取名“滅瘧靈”。瘧疾病人發作前服2克,病即停發,24小時后即在下次發病前2小時再服2克,即可痊愈,且無副作用,不復發,和奎寧比,成本低,效果好。這在當時困難的條件下,為治療瘧疾發揮很大作用。

  高山絕地歷險60天 

  1942年初,我中共山東分局、115師機關及抗大山東分校學員等單位在西蒙山轉移途中與鬼子遭遇,激戰中有300多名戰友犧牲,300多名戰友負傷。

  就在緊急施救這幾百名傷員時,直屬野戰醫院二所所長劉御得知西蒙山上還有抗大分校的幾十名重傷員,急需派人救護。護理班長何永福、看護員高惠等被先后派上山救治傷員。

  上山后,他們發現情況比想象中嚴重得多,30名傷員擠在山頂一座小破廟里,沒有治療,沒有伙食,僅靠自身帶的少量干糧充饑。這里海拔約800米,真可謂陷入了“絕地”!

  何永福認真查看他們的傷口,順便用帶上山的藥物敷料給傷員換藥,對幾名傷口感染的傷員,清除腐肉后重新包扎,又安排服用消炎藥物。

  幾天后,所里派看護員袁兆亮上山,還沒有喘息,山下就傳來消息說鬼子要來清剿。何永福和袁兆亮環繞山溝看了一遍,發現山上有很多天然石洞,既隱蔽又安全,稍加整理就能住人。他倆在向陽背風處找好洞口,將洞內地面墊平,再用鐮刀割些枯草鋪進去,成為比較安全、保暖的“病房”。經過4天施工,建造了40多個“洞中病房”,洞與洞間隔少則50米,多則100米、200米不等。

  “向洞中轉移傷員時,我和袁兆亮分別用背背,可是我倆年紀小,個子又小,背起來很吃力。后來采用一人在前頭背,一人在后頭抬腿的辦法,才好了些!”何永福記憶依舊清晰。由于山石阻擋,荊棘掛劃,每轉移一個傷員都要較長時間。這情況得到了輕傷員的支持,他們自動攙扶著行走,用了兩天兩夜才把所有傷員轉移到洞中。

  不多久,日軍加緊了對蒙山的封鎖,還有許多特務化裝成我地方干部,千方百計刺探山里的情況?!澳菚r山上幾乎與外界斷絕了聯系,我們連時間也不知道了,幸虧曲營長有經驗,他用在石壁上劃杠的方法記著天數,成了我們的‘土日歷’?!标枤v年快到了,這一天敵人果然開始上山搜捕了,有日軍、偽軍,也有劉黑七的土匪武裝。何永福和醫護班戰友們給傷員洞中放好食物,有條件的放上飲水,將洞口偽裝好,使敵人絲毫未察覺到異樣。

  敵人見搜不到我方人員,心生一計,開始放火燒山。他們選擇西邊樹木密集的洋山先放火,由于冬天干燥枯草易燃,很快火焰熊熊燃燒起來,濃濃的黑煙被吹進洞中……“嗆得我們直流淚,我真擔心洞中傷員忍受不住弄出聲來。后來想,這種擔心是多余的,因為放火時,敵人也不敢進入火區。待敵人放完火下山后,我和小高、小袁逐洞檢查,包括洋山上的洞在內,竟沒有一個傷員有閃失!”

  從1941年12月8日上山,到1942年2月15日(春節),何永福屈指一算,他們在蒙山上住了60多天。在海拔千米的大山上,他們與惡劣環境、疾病、兇殘的日軍頑強斗爭著,使傷員沒有斷飯,沒有凍傷,沒有減少一人。1942年,何永福被評為山東軍區模范護士,羅榮桓、肖華號召開展學習何永福運動,文藝工作者創作《模范護士何永?!犯枨谌珔^傳唱。(李玉銀)

  

編輯:蘇昱如
久久国产乱子伦免费精品